永科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永科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哭丧1之小黄子

发布时间:2020-04-10 13:28:18阅读:来源:永科试验机

齐德从小生在农村,也长大在农村,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,读了两年书,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筐,他父母索性就不让他读书了,他家正好养了很多羊,齐德就此专职的放起了羊。

齐德每天都早上六点,天还漆黑一片,他就赶着羊群出门了,中午他母亲会给他送一次饭,晚上七点多再回来,看到齐德整天早出晚归,满村子的人没有一个不夸他勤快的,对此齐德父母很是欣慰,也很是心疼齐德这么辛苦,可是每每让他休息几天,他都会拒绝,并且风雨不改,他父母见他再也没闯过什么祸,也就不再管了。

齐德每天这么辛苦的放羊是有缘由的,并不是他喜欢放羊。

如同往日,齐德早早的就起床了,洗了几把脸,匆匆吃了点东西便摸黑赶着羊上山了。

齐德把领头羊拴在了一棵树上,其余的羊也乖乖的跟了过来,在领头羊附近啃着草。

齐德又在河边打了几桶水,放在了领头羊旁边,照常的打理好一切后,齐德顺着熟悉的小路翻过了山头,终于看到了山背面的一个洞口,齐德兴奋的一路小跑了过去。

到了洞口,里面漆黑一片,一股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,齐德也没有感觉不适,因为他每天都会来一次,早就习以为常了。

齐德小心的从洞口巴望进去,轻声的朝洞内喊道:“小黄子,我来了,你快出来吧。”

说罢,漆黑的洞内突然闪现除了两盏绿油油的小灯。

齐德并没有害怕,紧接着,洞内传出了一阵唏唏嗦嗦的脚步声,齐德心中一喜,这是他熟悉的小黄子的脚步声。

不一会儿,洞里走出来了一个脸尖的夸张,细眉鼠眼的男孩,怎么看怎么猥琐。

齐德是如何认识这个男孩的,这还得从齐德12岁时说起。

那时齐德不好好学习,被老师整天惩罚,家访,可就是不起作用,无奈,他父母索性不让他上学了,让他放起了羊。

那日下午六点多左右,齐德正要赶着羊群回家,结果天色却阴沉了下来,齐德还想着加快速度回家,不然就要被泡在雨里了,结果不等他跑,黄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。

附近除了树林,再也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,在这高山上,母亲给他叮嘱过,下雨天不要躲在树林里,所以齐德只能把衣服顶在头上往家里跑了起来。

“小哥哥,小哥哥。”

齐德正跑着,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,可是回过头看去却一个人也没有,他想可能是雨大听错了吧。

可是还没跑几步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男孩,和他一般大的样子,只不过长相却让齐德心中不由得嫌弃了一番,由于都是小孩子,齐德也没有猜疑和害怕,就任凭小男孩拉着自己的手上了山,然后跑进了山背面的一个山洞里,山洞里面的空间竟然出奇的大,整个羊群进去都不觉得拥挤。

齐德还没发现过山背面竟然有个山洞,很是惊奇,外面大雨不断,齐德也只能躲在山洞里,等着父亲来接他。

两个小孩子由于年纪相仿,很快就熟络了,原来这个小男孩叫小黄子,这个山洞就是他的家,他的父母都不在了,只有他和奶奶相依为命。

齐德问小黄子他奶奶在哪,小黄子却说他奶奶在山洞的另一头,看着乌漆麻黑的里面,齐德也没有敢进去过,只是偶尔在洞口与小黄子玩耍,或者就是在外面。

小黄子有一手绝活,他总能在神不知鬼不觉间抓到野鸡和野兔,这让齐德很是好奇,但小黄子却从来不说。

齐德在他母亲那里得到了野外制作烤鸡烤兔的法子,结果这一烤,味道还真不错,于是两人便约定好齐德负责每天烤野鸡,小黄子负责抓。

就这样不知不觉间过了一年,齐德和小黄子似乎上瘾了一般,迷恋上了烤野味,每天不吃一顿总感觉心里难受,一但闻到这野味的味道,就像成仙一般的舒服。

齐德也试着在家里做过,可是怎么也做不出那种味道,无奈只能风雨不改的“放羊”了。

齐德此时看到小男孩走了出来,急忙一把拉起小男孩的手往山那边跑去。

两人很快便来到了一个用石头搭建的火炉跟前,锅炉里有很多的树枝灰烬,齐德蹲下在一旁的石堆里翻出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的各种调料。

齐德对身后的小黄子兴奋的说道:“小黄子,你快去抓野鸡吧,我来生火。”

小黄子对着齐德笑着点了点头,转身便消失在了朦胧的夜色里。

齐德突然谋生了一个想法,他一直对小黄子的捕猎方法很好奇,决定跟去一看究竟。要知道野兔野鸡这些野生动物奔跑速度都是极快的,尤其野鸡还会飞。

齐德想,自己与小黄子认识了这么久,小黄子应该不会小气,也没有在意,扔下手中的柴火便顺着小黄子消失的地方跑了过去。

齐德手中紧握着专门宰杀野味的小刀,心想到时候或许还能帮小黄子捕到猎物呢。

跑了一会儿,齐德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坟地,这里起码有几十座大大小小的坟包,刚好夜色朦胧黑,这气氛有几分渗人,本是热燥的夏天,此时齐德却有点后背发凉,不由得打了个冷颤。

齐德壮了壮胆子,心想,就连小黄子都不怕,自己还比小黄子年纪大,怎么可以认怂。

齐德穿过坟场,顿时感觉没有了那股阴冷的气息,忽然,小黄子的身影一下闪过,齐德连忙跟了上去。

跟了大约十分钟左右,齐德忽然看到小黄子变成了一只黄皮子,也就是统称的黄鼠狼,一下朝一只野鸡冲了过去,小黄子一口就咬住了野鸡的脖子,满足的吸着野鸡的血,并没有发现身后的齐德。

齐德忽然想到了一件让他疑惑了很久的事,那就是小黄子每次抓回去的野鸡野兔都没有一滴血,起初他还以为是在路上流干了,现在才明白,原来是小黄子吸干的。

齐德由于害怕,怕被小黄子缠上,紧握着手中的小刀,一下捅进了小黄子的脊背里,黄鼠狼状态的小黄子痛苦的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没气了,一对小眼紧紧的盯着齐德。

齐德不知道为何忽然一下昏了过去,等再次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,母亲正在一旁焦急担忧的看着自己。

下一篇:《哭丧2之王神婆》

鬼姐姐热销第一神作,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

《恐怖高校》

安全防护栏

溢萱光感霜

厂房验厂